第1604 章 赵皇的无赖(1 / 2)

好家伙,这个孽子,吃错药了吧,这可是大朝会,尤其这是他数月之间,第一次临朝议政。

整个京都的五品上官员,世家豪门,皇亲贵胄,可都是有人参加的。

你丫的动不动就要挥兵入殿,兵谏逼宫?

咋的,嫌皇家的脸丢的不够大吗?还是说,嫌你赵钰的名声太好了,生怕史官不能让你遗臭万年了?

然而,他的担心,人家晋王赵钰明显不放在心上。

在他赵钰看来,什么丢尽脸面,什么遗臭万年,这世间的一切,成王败寇罢了,就以此刻来说,哪怕是他率兵而入,兵谏逼宫。

然当大哥坐上皇位,他们兄弟一人掌政,一人掌军,这大赵的朝臣,百姓,又有谁敢多说一句废话呢?

当然,不可否认,会有头铁的,总有人想借机蹭他们兄弟的热度的,大不了,都杀了呗,反正他晋王赵钰身上,已然背负了近百万的性命。

无非在背负百万罢了,他赵钰以一人之身,行万代之恶,罪在当代,功在千秋。

大赵子民,诸国百姓,都将在他赵钰的手中,只留下唯一的名字,那就是赵人,其他的异族,再或者是不愿低头的中原人,都不过是一句简单的话语罢了。

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尽皆杀之,奴之,毁之,用之,这便是他晋王赵钰对世间的交代,也是他无惧骂名的底气。

在赵皇的调和下,晋王赵钰和燕王赵明的剑拔弩张,也终于是熄火了,太子赵乾来到了赵钰的身边,对着他摇了摇头。下一刻,他拉着赵钰,重新回到了台阶之上。

毕竟,在太子赵乾看来,若非必要,他们兄弟还是不要和父皇有正面直接的冲突为好,毕竟,父皇乃国之雄主,他若是不配合让位的话,哪怕是兵谏逼宫,也必然会后患无穷的。

“大哥,老头子好像有了别的心思?本王觉得他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你还是让本王直接断了他的念想比较好!”

站在太子赵乾身边,晋王赵钰忍不住低声说了起来,尽管声音比较小,但此刻他们兄弟,就相当于站在赵皇面前,他的话,郭让和赵皇可都是听得一清二楚的。

几乎就在瞬间,赵皇和郭让的脸色都变得不好看了起来,当然了,郭让脸色不好,那是害怕被灭口啊!

至于赵皇自已,自已的儿子出口便是要让自已退位,还什么断了自已的念想,他一个当爹的,能高兴才有个鬼了。

要知道,他此刻虽然旧伤复发,但终究还没有老到走不动不是,就连他那昏庸无能的父皇,都能够当一辈子皇帝,他这个堪比太祖的帝皇,此刻退位,又如何能够甘心呢?

感受到父皇的脸色有些不对,太子赵乾也是无奈的开口了。

“好了,小六,父皇毕竟乃是一国之君,他必然是有自已的考虑的,你这般逼迫父皇,终归是不对的啊。”

“再者说了,父皇既然应下,自然不会失言,吾等安心等着就是,行了,父皇估计能听到我们的话,你就听大哥的,别再搞事情 了。”

晋王赵钰瞥了赵皇一眼,轻呵了一声,倒是也不再说话了,不过,对于大哥的话,他却不以为然,什么一国之君不会失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