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 他是故意失手的(1 / 2)

弄春娇 紫金乔 2560 字 7天前

梧桐细雨,渐滴作秋声,被风惊碎。

青黛把几套素雅的衣裙从红木雕花衣柜里翻了出来,十分不解。

“姑娘,你要的素裙都拿来了。”

自家主子有很多漂亮衣裙,为何她非要寻几套最普通平常的。

林婠婠手中捏着绣花针灵巧地穿过衣撩,长睫凝着化不开愁雾,“我和谢长宴的婚期会延期,你们若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都不必理会。”

她要多特意缝制几个内袋,便于藏些药丸、细软、银票之类的东西。

傅世啸不知道会把她送到哪里去,她得做好准备。

青黛满眼心疼,明明还有几日,自家主子就是幽州节度使的夫人了,怎么会说变就变?

“姑娘,是延期,还是......”她蓦地咬住唇,还是退亲,退亲,以后她的婚事不知如何艰难。

林婠婠看了看她,“别担心没事,你性子沉稳,银翘跳脱,你多担待些,我已禀明母亲,日后你和她的婚事,都由你们自己做主,母亲早已答应。对了,把我的匣子拿来。”

青黛满眼茫然,把她放私房钱的匣子抱了出来。

林婠婠从中把大部分银钱都分了出来,回春堂受益不错,月月都有进账,她这些时日赚了不少。

“这些你分成三份,你和银翘各拿一份,就当我给你们准备的嫁妆,其他的赏给院子里伺候的人。”

银翘进门,就听到林婠婠这句没头没脑的话,惊得目瞪口呆。

“姑娘,我存不住钱啊,你给我,我就花了!”

青黛也意识到林婠婠有些反常,“姑娘,你到底怎么了?”难不成自己主子和傅羿安的事东窗事发,谢长宴要退婚?

林婠婠不敢透露更多,慌忙转移话题,“我肚子饿了,让她们拿锅子来,我们涮羊肉吃,我们一起吃!”

厨娘很多拿了锅子来,可她是江南人,只会做清汤不会做火汤,青黛倒是会,便主动去了小厨房抄了料。

不一会,香气扑鼻的铜锅和新鲜的羊肉和牛肉,还有各色菜品随之端了上来。

林婠婠忽地心血来潮,询问厨娘,“当初,是谁寻到你来这里的?”

厨娘在这待着几个月早已混熟,老实交待,“我老乡她就在府上当差,听她说,是一个叫‘程丰’的侍卫寻的她。”

果然,都是傅羿安在背后暗中操持的,难怪她可以开小厨房,可以有漂亮的衣裙,他还真是润物细无声,不知不觉编织了一张巨网。

让她深陷,还不自知。

林婠婠给自己斟了一杯果酒,一饮而尽,只觉得喉间略有辛辣,叮嘱两人,“以后,不管何时,要小心谨慎,以自己的身体为要,珍惜自己,别逞口舌之快。”

待她走后,衡芜院这些丫鬟估计都会被打发走,青黛和银翘倒是可以到柳玉娥那里当差。

青黛侧目看她,“姑娘,你有心事?”

林婠婠眼眶微红,仰头把泪水憋了回去,“这锅子真辣,不过是真的好吃,青黛你手艺比厨娘还好,谁娶了你,真是福气。”

说罢,给她碗里夹了一块涮羊肉,“那个程丰,你觉得怎样?”

青黛脸唰地红了,那个家伙一点都不老实,经常变着花样讨好他,惯会说好听的话,实在是一言难尽啊!

林婠婠笑得意味深长,说不定他们之间还能有一段呢?

这时,小丫鬟推门进来,“姑娘,谢大人派人送了礼盒过来。”

林婠婠一愣,接过一个精美的小紫檀雕花盒子,打开一看,里面放着两样东西,一枚色泽淡雅的海棠玉佩,和一只柔和温润的透绿玉镯。

恍若一汪清泉,让人一眼万年。